待你碧玉年华,许我十里桃花

张旭 2015/06/30

                                                       待你碧玉年华,许我十里桃花

 

人生只如初见

       初见时,你们不过及笄之年,掩不住的青春洋溢,压不住的傲娇自负,常常因为不食人间烟火而平生出许多的惆怅。

       第一天报到,需要你们去图书馆领书,洋洋洒洒去了十几个人,一直到日暮西山2个多小时过去你们还没有回到班级,家长们守候在校门口已然失去耐心,我坐在班级里守着余下的百无聊赖的十几个人万分的惆怅。家长的电话一个接着一个,询问何时出校门,有的家长十分客气但掩不住的不耐烦,有的家长干脆愤怒的质问,甚至于咆哮,大部分的家长再问“为什么班主任不能领着学生,组织学生去取书”。我一律轻声细语的抱歉,但是坚定的认为“从入学第一天,我就要她们知道,凡事都要靠自己。如果事情没有按时、有效的解决,那么应该反省哪里出了错,要如何解决”。学生陆陆续续的回来了,汗流浃背,抱回来的书籍懒懒散散的遍布一地,我开始一本一本的缓慢整理,让书籍排列的整齐有序,开始有学生加入我,慢慢的我站在一边,看着班级的学生们自发的整理书籍,清点数目,核对班级人数。那天,我们召开了第一次班会,主题是“为什么我们没能有效、快速的取回书”。一开始班级很沉默,然后有人发言,说因为去取书的人太多;有人说,因为场地很拥挤;有人说,因为没人组织……,理由很多。然后,我们开始讨论第二个主题,“如何能快速有效的完成这个工作?”。方案一个接着一个,涉及到人员安排、领书次序、提前布置等等。正式开学第一天,全校去领取班级备品,种类繁多,地点零散,但她们在20分钟内完成了全部领取的工作,甚至有个别学生留在仓库帮助库管老师组织其他学生领取物品。现在想来,她们的变化从第一天就开始了。

班级里大部分学生都不曾做过班级干部,有些人只做过收发作业的组长而已,开学第一天我介绍班级班训、班规、学习要求,她们第一次接触到一个新的名词“班级自治”。班级自治就是学生自己管理自己,无论是活动的组织,班级干部的任免,班费的支出,时间的分配,只要不违反校规校纪且班级三分之二的学生及班干通过,班主任无权干涉。班主任只有投票权,没有否决权。出任的班级干部团队稚嫩的超乎想象,她们甚至带着一丝惶恐的开始了艰难的班级自治之路,我看着她们犯错、看着她们沮丧、看着她们振奋、看着她们重新开始,这个过程其实比想象中艰难,尽管是只言片语的过去了,但是各种辛苦和挫败感,只能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她们曾一度埋怨我说,为什么你什么都不管。我说,我管啊,你们犯的错我和你们一起承担,你们征求意见我会给出我的建议,你们需要资源我提供电话号码,还需要我做什么呢?

2个月过去了,这个班级已然不再需要班主任,因为我在或不在,她们都可以管理好自己。

第一个学期,我们花了很多时间“玩”,班干组织学生参加各种社团,班级举办各种活动,参加学校的“体艺节”,太多太多,多到我们没有太多时间去学习。学生很茫然,问我,我们不要考大学吗?我说,是不是花100%的时间去学习才是好学生呢?如果没有100%的时间,如何用剩余的80%,50%的时间才能达到100%的效率呢?班干开始组织学生制定学习计划,早读开始了、晚读开始了、班级贴满了各种地图、卡片,晚自习课代表按照顺序收发作业,提醒学生尚未完成的任务。高一,我们在快乐的享受着生活的同时,也慢慢的找到了学习的方法。

开学初的某一个晚自习,我让大家写写自己的梦想,很多人给出的答案都是,“不知道”“或许…”“妈妈/爸爸说…”。我开始在班会课上加入我曾经学生所去的大学,英语课堂充满了那些我在陌生国度里经历的故事,茶余饭后播放着各种搞笑有趣但充满热血青春的视频。学期末,我做了同样的调查,她们告诉我,“我想做律师”“我想看看这个世界”“我想开一家咖啡厅”…,梦想的开始可能只是一个萌芽,但我有耐心看她们开出最美的花。

现在想来,高一是最艰难的一年,于我而言于她们而言,都有着不可言说的辛苦。但是,在这一年,她们长大了许多,而我,幸福的见证着她们成长的每一个脚步。

青青园中葵 朝露待日晞

进入高二,就离高三不远了。高一,她们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更加有效率,更有计划性,更加独立,更有团队精神。这为她们高三的团队合作学习、稳定的班级环境、友好的竞争氛围打下了坚定的基础。

高二,我希望她们有更加明确的目标、敢于质疑、敢于发问、敢于站在人前表现自己,有勇气追求自己想要的,有勇气放弃不适合自己的,善于计划时间,也善于计划生活,学会学习并明白学习为了什么。

于是,那一年的寒假,我们开始了“梦想演讲台”的活动。她们要在茫茫人海中,寻找陌生人,在5-10分钟内,陈述以下内容:

我的梦想和理想
我选择这个梦想的原因
我现在已经具备实现这个梦想的能力/素质
我欠缺的能力/素质,我要怎么克服
我还需要准备什么

陈述之后,请倾听者为自己打分,并留下联系方式,同时拍照存档。开学时,我收到了她们交上来的记录表,满满的、零星的记录,这些是她们第一次面对这个世界和社会的答卷,这是一次关于信任和胆量的考试。

开学后某一个温暖的午后,我们坐在一起闲聊着过程中关于遇见和信任的故事,她们说,很多人不愿意相信她们,很多人问她们要钱吗,很多人不愿意留下电话,很多人不愿意倾听,很多人匆匆忙忙,很多人不屑一顾。但是,同时,更多人愿意停下脚步,更多人给出掌声,更多人付出信任,更多人为梦想加油,更多人钦佩之余坚持送给她们一杯温暖的咖啡,告诉她们,她们的梦想终有一日可以实现。

有一个很沉默的女孩,告诉我,Summer,以后有人找我填写答卷、做调查报告,我一定帮她,一定相信她。

世界,用一种温暖的方式,呵护着我的孩子们,呵护着她们微微萌芽的梦想,呵护着一个家庭对于未来的期待。而我们的孩子们,懵懂地看着这个世界,有失望但是更多的是对这个世界的期待和信任,憧憬和信仰。

高二下学期,她们慢慢的沉静下来。我曾经错误以为,这种沉默或许是一种放弃,或许是一种妥协,或许是一种徘徊,或许是一种胆怯。直到我们再次提及她们的梦想时,我才在她们愈加坚定的眼神中,读到了沉默背后的力量。我想,她们已经为高三准备好了。

即将进入高三的最后一个晚自习,每个人手里都有一张Bucket List。我们一起重温了一部老电影,濒临死亡的那个人在得知人生最后的期限时,将人生的种种梦想列在一张纸上,然后依次完成,在完成的过程中获得希望、获得完满,弥补了遗憾,也弥补了人生的短暂。

我说,人生的很多遗憾其实是可以避免的,在我们可以想,有机会做,有时间实现的时候,要不遗余力。请各位同学,认真的思考,接下来的人生,无论长短,有怎样的梦想与愿望一定要实现。等到我们垂垂老矣,才不算辜负18岁的自己。

所有的Bucket List被端正的粘贴在我们的成长手册里,那些标注着不同颜色、不同笔迹的梦想与愿望,承载着年少的自己对未来的期许和渴望,然后在悠远漫长的岁月里,一个一个的被打上努力过后的对号。

这一年,她们学会了隐忍与坚持,勇敢与自信。我学会了等待与守望,静默与信任。

未觉池塘春草梦,阶前梧叶已秋声

转眼,已经到了高三。

进入高三的她们,更加的淡定而从容。虽然,学校并不曾因为高三的紧张而取消特色的女性课程,可在繁忙的时间里,她们总能计划好学习和生活。在安静时安静,在喧闹时喧闹。偶尔,因为压力眼眶含泪,彼此的拥抱就静静的淡化了那样的孤立无援。

我更加喜欢下课时走到班级,站在班级门口,听她们因学习上发起的争执,然后大笑着达成一致;听她们喜欢的音乐,然后合着音乐手舞足蹈,自己都觉得滑稽;听她们彼此调侃着,彼此奚落着,然后笑嘻嘻的抱在一起;听她们的声音,因为这样的喧闹,不过一年,就已然不再此处了。

这一年,她们很辛苦。高一入学时,全市排名,她们是那样的滞后。尽管,她们是善良的,乐观的,可是显然她们并不擅长那些数字,那些字母,那些复杂的公式,那些论述题。

但是,我知道她们从不曾放弃,是真的不曾放弃。课桌上层层堆起的试卷,行走间握在手里的单词本,课间操时念念有词的背诵,晚自习时婆娑的书本声音。这一年,我们再自我否定,自我认识,自我重塑之间不断地循环,直到定格在某一个瞬间,我和她们都觉得,虽然不是完美的,但是我们已然准备好了。

广一模就在那个时候到来了。我很紧张,尽管我不说。她们很紧张,尽管她们不说。我们都不说,都嬉笑着,但是我们都在等待,都在期待。成绩出来的那一天,我看着发到我邮箱的成绩,默默的哭了。我打印出来,一路稳稳的走到班级,告诉她们,成绩出来了,我们全市排名第7。已然记不得她们的具体反应,只是记得班级很安静,然后她们轻松说,当然。班级里依旧有着下课后的热闹,只是我的紧张变得越来越淡。

广二模时,她们已经轻车熟路了。我问一个女孩,你准备好了吗?她说,没有,但我已经尽力了。

我曾经对我们的家长说过,三年后我未必能还给你们一个完美的女孩,但是一定是一个优秀的女孩,她懂得争取,并为之努力。优秀的人可能具有很多品质,但最基本的是她们懂得不放弃,懂得诸事得来不易,需要十分珍惜。

广二模的成绩,我们稳定保持在第7名,若高三初时,还有悬浮不定的心,现在却已经沉稳安定了许多。她们越发的沉稳,也越发的享受这样的压力与紧张,在最后的半年里拍了许多搞笑的视频,拍了许多照片,潜意识里她们应该是十分留恋这所校园的吧。

高考的2天,我都在考场外等待着她们。早上7点多,将准考证一个一个交到她们手上,看她们踩着我温暖坚定的目光走进考场。每一场考试结束,她们都知道在那个地方,必然有我在等待着她们。这两天,度日如年的煎熬并不曾在人前显露多少,那些担忧那些思虑都被隐藏在微笑的背后,每一个拥抱我都那样用力,希望借此给她们力量。

成绩出来的那天,我刻意晚到学校,漫不经心的泡杯茶,漫不经心的打开电脑,漫不经心的听着手机的声音。然后,她们一个一个将成绩发了过来,内心终于有了尘埃落定之后的安稳和满足。

23个孩子,从入学时的举步维艰开始,从基础薄弱一片茫然开始,到如今2个进入重本分数线,7个进入本科分数线,她们的变化岂止是三言两语可以说得尽,说得明。

高考结束之后,学校为她们举行了盛大的毕业仪式及成人礼舞会,看她们优雅的仪态,自信的谈吐,从容的步伐,家长们或欣喜、或欣慰、或感激、或感慨,站在一旁与她们共同经历三年的我和每一个看着她们成长蜕变的老师,都深觉欣慰。虽然时光步履匆匆,却不曾辜负年少的梦想。

 

 

她们初入校园时,不过15岁而已,离开校园时已经是18岁了。三年于人生而言,不过瞬间,可能只是某个曲线上的一点;可于人的改变而言,却已然是漫长的。

女中,一直以呵护的默守,鼓励的姿态等待着也期待着她们的成长。若人生初见时,她们是羸弱的花苞,虽透着灵气,却不抗风雨。历时三年,她们如桃花怒放,连绵十里。

女中,将一直用守护的姿势,等待着另一批带着梦想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