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莹:中国最美外交官,优雅谦逊惊艳了全世界

2018/09/26

她用女性特有的柔性表达, 刚柔并济的气质和个性的语言, 改变了中国外交官 不苟言笑、铁板一块的形象。 

她少年时父亲蒙冤入狱,16岁辍学,20岁学英语,如今她身居要职,被称为中国最高雅的发言人。她是中国第一位少数民族女大使,是中国第一位驻大国女大使,是全国人大首位女性新闻发言人。她,就是傅莹。

                                                   

温婉高雅,时尚外交官

 

现在,人们一提起傅莹,都会不约而同地想到“温婉高雅”这个词。傅莹总喜欢根据不同的场合,以简约的素色长围巾搭配各种彩色西服外套亮相。她的穿着总会让人眼前一亮,更有人称她为“时尚外交官”。 花白短发高雅利落,宝蓝色外套知性端庄,精致的妆容搭配黑色镶金珠项链更显典雅时尚,蒙古族特有的高颧骨上架黑色细金属框眼镜,同样具有民族特点的细长眼睛闪烁着睿智的光芒。

    6年前英国《金融时报》对她专访,文章由这份全球知名媒体的总编巴贝尔撰文,当时正值傅莹结束驻英大使任期之际。“这位朝我们餐桌缓缓走来的女士仪态优雅,没有中国官场上常见的那种严肃表情。身着粉红格子上衣和裙子,戴着一串粉白相间的珍珠项链,笑容灿烂。”之前,鲜有中国官员在西方媒体面前能够如此表达中国。

傅莹离开悉尼时,欢送宴上,澳大利亚联邦律政部长卢铎赞誉她是“我政治生涯中所见过的、逾千各国大使中的No.1大使,最能代表和维护中国的利益,最富有影响力和魅力”2009年,英国《外交官》杂志授予傅莹“年度亚洲外交官奖”,称赞她“以难得的坦率和富有人情味的方式”,“充分显示了中国希望通过合作寻求和平发展,在应对国际社会面临的共同挑战方面发挥更大作用,最终建立一个和谐世界的愿望”

 

博采众长,“职业外交家”

 

傅莹是名副其实的“职业外交官”。1977年大学毕业后进入外交部工作,至今外交生涯己逾30载。1953年严冬,傅莹出生在内蒙古呼和浩特,父亲是著名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家艾思奇的得意门生,曾任内蒙古军区宣传部副部长。在父亲的教导与家庭氛围的熏陶下,傅莹从小就热爱读书。阅读的爱好,训练了她缜密的逻辑,也培养了她独立思考的能力。 
1973年,傅莹作为工农兵学员考入北京外国语学院,她的专业是英语,第二外语是法语,可是傅莹似乎还嫌不够,为了适应工作的需要,她又学习了罗马尼亚语。 
1985年,傅莹经历了人生的重要转折――到英国肯特大学卢瑟福学院深造,获国际关系硕士学位。这段经历对傅莹影响至深。在一次演讲中,她回忆说:“我至今仍得益于在肯大养成的严谨、扎实的治学态度。更重要的是,这是我第一次在西方国家生活,有机会与英国人民和其他国家留学生进行个人层面上的交流。”那时,中西方人生活在迥然不同的环境中,但傅莹在肯大体验到,在人的内心深处,人类的本性是共通的。“我认识到,人类的共同之处远远大于差异,完全可以通过相互接触和交流加深人民之间的精神纽带,而不应在敌对意识形态的面具下相互排斥。” 
30多年的外交岁月,傅莹在无意间创造了很多个“第一”:她在外交部工作的首站是翻译室,是外交部有名的高翻之一,曾多次给邓小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作翻译。1992-1993年,傅莹赴柬埔寨参加维和,是中国第一位参加维和的女性;1998年傅莹出任中国驻菲律宾大使,成了中国最年轻的女大使,而且也成了第一位少数民族女大使一一傅莹是个地道的蒙古族人,始终表现出蒙古族人的坚韧与睿智。如今,她又成为全国人大首位女发言人。

 

讲好中国故事,改进国际传播         

                    

 深谙与西方主流社会沟通之道的傅莹,善用各种技巧传播中国,最为引人称道的便是“会讲故事”,而不是说大道理。这被视为向世界介绍中国的“傅莹Style”——即运用个性化和人性化的话语体系,能将个人命运与国家兴衰紧密结合,运用比拟和剖析这些西方人习惯的表述方式,来沟通变化中的中国与变革中的世界,不生硬,不突兀,有高潮,有转折,引经据典,行云流水,娓娓道来,游刃有余。

这种被西方舆论认为“前所未有的坦率及富有人情味”的表述方式,在她参加第一次记者会时也发挥得淋漓尽致。傅莹在答问中几乎都用大家感兴趣的故事开头,她提到她的家乡、她的朋友、她的女儿。这些做法,超越了外界对中国政治官员原本刻板生硬的想象。

有媒体评论道,傅莹风格的新闻发布会不仅代表中国作为一个大国的气质和心态,也带有典雅、精致的国际品质以及有温度的人文关怀。希望傅莹风格能够传递下去,更多的官员能够成为中国软实力和中国故事的优秀叙事者

 

能歌善舞,尽显本色

 

在很多人眼里,傅莹更能代表中国女性的气质,虽然韶华已逝,而美丽依旧,满头银发一丝不乱,装束落落大方。如今已经年届60的傅莹,容貌秀丽,温文尔雅,刚毅果断,说话柔声细语,不卑不亢,充满了东方女性所特有的妩媚。 
优雅的着装只是外在的展示,最根本的还是内在修养。傅莹喜欢需要慢慢品味的东西,从中一点点雕琢自己。 不管走到哪里,傅莹总忘不了内蒙古,她喜欢喝自己熬的奶茶,喜欢听内蒙古的长调,喜欢选择蒙古族歌曲CD当作外交礼物。内蒙古这片广袤的草原赋予了她开朗、热情的性格,也让她变得坚韧。

近两年来,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际场合,每每傅莹传达中国声音,似乎总能引起西方媒体不同以往的关注和报道,很多人或许还未意识到,这意味着中国话语权悄然提升。有媒体认为她“温雅中透着力量”。她自己却表示,“要学习的东西很多,希望慢慢改进”,从容优雅背后拥有刚毅铁血风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