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衣奶奶,说好的,我们不走!”——“蓝蝶”志愿者队护老院一行有感

2018/06/28

“紫衣奶奶,说好的,我们不走!”

------“蓝蝶”志愿者队护老院一行   有感

当我们来到护老院楼下,不敢相信眼前这幢楼房便是此行的目的地。

它是如此的老旧,就像住在里面的人们,带着岁月留下的痕迹。

 

护老院的阿姨们热情地欢迎我们的到来,这一层都归护老院所有,就像学校的宿舍,有许多房间,每个房间里住着2-3位老人。而我们的任务--------陪老人们聊天。

但完成这项任务比想象中困难得多。被送到这里的老人,大多是因为身体出现问题,无法自由行动;或是神智不太清醒,忘记了身边的亲朋好友,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我接触到的两位老人中,其中一位便是属于后者。

她身体没有任何的残疾,是几十位老人里为数不多的可以自由行走活动的人。她有一双笑起来弯弯的大眼睛,穿着紫色的印花衣服,若是时光倒流几十年,定是一位风姿绰约的佳人。她已经81岁高龄,心里却像是住着一个8岁的孩子。

在我们与她相处的短暂的时间里,她一直在和我们玩游戏,例如比较手的大小,或是给彼此的手背一个轻轻的吻。她把手覆在我们的手上,那双手上仿佛有千沟万壑,凸起的血管与筋络张牙舞爪地向我们宣告着老人历经沧桑。那双手与我们的双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还不住地夸我们的手好看,令人心酸。

护工阿姨对我们说,她有时会做一些像与小孩子一起玩耍的行为,那是因为她想起了她的小孙女。

紫衣奶奶会坐在自己的床上,数着门外经过的人,她念叨着人来了人又走了,我们怕她难过,安慰她说我们不走,我们就在这里。她听着,笑着,开心极了。

隔壁床的老人神智清醒,她是因为中风后,左半边身体瘫痪才来到了这里。

她说,她来这里一年多了,而紫衣奶奶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好几年。

有个同学问:“奶奶你们过年回家吗?

有的回去,有的不回。

那您今年回去了吗?

“...没有。她摇摇头,神色有些黯然。

我们在一旁看着,心里不住叹息。阖家团圆的日子,有谁不想和家人一同度过?在这个简陋的护老院里,身边大多是像紫衣奶奶这样不清醒的老人,他们感受不到团圆、欢乐的情绪,也不会因无法回家过年而难过。可这个奶奶不同,她很清醒,感受得到所有我们能够体会到的情绪。可能当她的子女询问她是否想回家过年时,是她自己提出了反对的意见,因为她想要孩子们能够过一个好年——一个不用被自己这个老婆子拖累的好年。

 

老人们总是会为孩子们多想一些,为了能让孩子们轻松一些而委曲求全。可悲的是,孩子们往往没法意识到老人们的体贴。他们认为设备完善的护老院能够给予老人们更好的照顾,殊不知对于老人们来说,能有多一些陪伴便已足够。

离别的时刻格外难熬。我们甚至不忍心告诉她们,我们要走了。紫衣奶奶看着我们,有点茫然无措。那双眼中没有泪水,却让我们的心脏像被泪水烫伤,逼红了我们的眼眶。她拉住我们的手,我们一边安抚她,一边承受着浓浓的罪恶感——我们曾告诉她我们不会离开,如今却又像门外来来往往的路人一样远走。

旁边的奶奶更加平静,也许是因为看过太多人来了又去。她叮嘱我们好好学习,将来考上一个好大学。我拥抱了她,她也用能够活动的右臂抱住了我。我祝福她保重身体,一定很快就能康复,她笑着握住我的手,然后放开,目送我们走出房间。

这次的护老院义工活动,让我们感慨良多,能够来到这里,给老人们平淡的生活带来一些活力与生机,让我们感到欣慰而满足。但我们暂时的陪伴,能带来的快乐也十分短暂。老人们所需要的关爱中,最重要的部分还是来自他们的家人。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哪怕工作繁忙,学业繁重,也请留出多一些时间来陪伴老人。他们将自己的大半生奉献给了他们深爱着的家人们,请让他们在人生最该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不要离了家人的陪伴。

 

文:高一3班  陈妮妮

摄影:志联部